北京联盟手机版

栖居小院的乐趣

  花式生活

  2012年底,我搬入某花园小区,房子在一楼,有一个200多平方米的小院子。原业主在这里栽种了许多果树和花草,其中有杨桃、黄皮、龙眼、百花果、白玉兰、桂花树等,一年四季,小院绿草如丝、芳香馥郁,瓜果应节,缀满枝头。小院子还建了鱼池和楼台亭榭,曲水流觞,锦鲤遨游。

北京联盟总结本文关键词语:

  树影斑斓、竹影摇清的小院,也是小鸟的天堂,我们每天早上都是在小鸟“唧唧啾啾”的问候中起床的。白天我在小院看书、写作、喝茶、晒太阳,观鱼赏景;晚上我在小院中静坐、散步、发呆、仰望天空,听蛙鸣虫叫,悠然自乐。

  小院不大,却趣事不少。

  某日雨过天晴,两只蜗牛出来“谈恋爱”,其中一只蜗牛伸长触须缠住另一只蜗牛的颈部,缱绻缠绵了好几十分钟,最后还是分头走开了……我用手机拍下视频,朋友们看了啧啧称奇,说从没看过蜗牛是如何“谈恋爱”的,觉得新奇有趣。小区里经常有撞到大楼外墙玻璃上的小鸟,瞬间掉了下来,因为受了伤,它飞不起来,我想给它疗伤,它却用喙子啄人,“害羞”得不愿与人类接触。

  小院鱼池中养有一只大乌龟,平时很少给它喂“龟粮”,周末有时上菜市场买点小鱼、泥鳅回来,倒进鱼池中,充当它的食物。小鱼和泥鳅在水中游得飞快,乌龟要想吃到嘴里,不下一番穷追猛打的工夫还不行,时常搅得池中浪花翻滚,气泡似珠帘子一串一串地冒出……去年夏天,我发现水中一连几天悄无声息,只有小鱼在悠游,乌龟是不是饿死了?或提前“冬眠”?水池水深近1米,也不好下去摸寻,就没有再理会。没想到,第4天,邻人与我搭腔,无意中说他捉到了一只不知哪儿来的偷鱼吃的乌龟。我说我家乌龟好几天没露面了,该不会是它吧?邻人把塑料桶中关“禁闭”的乌龟拎过来给我一看,正是我家大乌龟。邻人说,他家鱼池也养了一只乌龟,但从来不吃鱼池里的观赏鱼,没想到这几天,鱼池里的鱼一天比一天少了,起初它以为家里的乌龟“兽性大发”,再一细查,发现原来是这只“偷腥”的大乌龟干的“坏事”。我也不能理解,鱼池高于水面30厘米,乌龟是怎样爬上来的?它又是怎样通过20厘米高的花基进入邻居家鱼池的?就算找到鱼池,它就知道里面一定有它喜欢追逐和“打牙祭”的金鱼吗?它是否饿极了,才不畏关山重重爬过去的?幸好,邻人有爱心善行,不然,这只大乌龟怕是要为它的“偷腥”付出沉重代价了。

  住在这样充满自然气息的小院,令人仿若置身于世外桃源。

精彩推荐

本文标题:栖居小院的乐趣。由北京联盟提供,本页是手机版。希望能给您带来帮助!